民乐人心系民间——访刘毓麟
  发布时间:2017-07-31 21:28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研究要深入 推广要浅出
刘毓麟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教师,受喜爱音乐的父母影响,从小跟随名师学习京胡的他,后被选送至上海音乐学院进修,跟随指挥家夏飞云学习指挥、作曲家何占豪学习作曲,求学期间的论文《张(君秋)派伴奏艺术初探》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当作戏曲伴奏研究的范本之一。多年在湖南省木偶皮影团工作的经历,让他对皮影戏、木偶戏的音乐特点谙熟于心。各种民间音乐类型的相互浸染,影响着刘毓麟的指挥和创作,作品《丑小鸭》《背篓娃娃》《猎人海力布》均获得过国内与国际奖项。他写了很多合唱作品如《京韵合唱一一中华颂》,在湖南京剧团指挥配器过《菊石魂》《寿诞风波》等5出全本京剧,还创作了很多影视、合唱、戏曲作品。他说:“理论上对于民族音乐的研究,越深越好;推广则要浅出,既要走专业路线,也要走群众路线。”2015年9月25日,刘毓麟应邀带领湖南民间音乐艺术家们赴美国阿尔弗莱德大学作系列演出、讲学,当地专家评论其“带来了不同色彩的音乐”,成为民族音乐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一张名片;2016年他又相继受邀带团赴澳大利亚“中华国际艺术节”和美国进行文化交流;今年11月,他将再次带团重访美国阿尔弗莱德大学,进行更为深入的交流和探讨。“民乐不仅可以与世界对话,民乐更要走向民间。”他思索着,这也是他一步一步从县城的“小舞台”登上国际大舞台后,依然选择了回归百姓身边,免费举办小型民乐推广音乐会的原因。
刘毓麟积极策划民乐的推广活动,举办各类音乐会,如上世纪90年代初,他曾在海南省成功举办《海南省首届大型民族管弦乐音乐会》,邀请二胡演奏家闵惠芬、扬琴演奏家项祖华、琵琶演奏家杨靖等大家蒞临演出。另一方面他又深入中小学推广民乐,在看到湖南农村学校孩子因没有乐器而无法享受音乐带来美感的困境后,他突发奇想用当地多产的竹子做成了各种不同形状的打击乐器,让孩子们从左右敲击过渡到“咚咚咚”的节奏学习,再结构成打击乐曲。当时有人惊叹:“不花钱竟然还干成事儿,真不简单。”就这样,他把民族音乐教育的推广从当地农村小学,做到了城镇小学、中学到大学。在家乡湖南,他不仅致力于专业音乐厅音乐会的指挥与演出,更到各个县市去进行民乐演奏的推广。2015年10月,他应邀来到湘阴县进行民乐演奏,得到当地支持与欢迎。此后,他带领的民乐团便把湘阴作为了全省民乐推广的重点基地。“推广民乐要在普及的过程中培养更多的听众。”他说。在基层普及活动上,他还在积极探索推广民乐的载体和方式的创新,譬如与各种机构联合推出小型的音乐会、将音乐演奏与艺术鉴赏相结合、增加观众耳熟能详的曲目、开展民乐知识讲座如“胡琴家族探微”“弹拨家族探微”……在他看来,民乐的根在民间,只有用群众最喜闻乐见的音乐表达形式,才能让民乐活起来、传下去。
学习是对生命的拓展
10年前,60岁的刘毓麟参加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举办的民乐指挥培训班学习时,就有很多人钦佩他学习的劲头,专家都认为他是学习型指挥,没曾想10年后,70岁的他依然精神满满地出现在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举办于中央音乐学院的中国民乐指挥人才培养项目课堂上。每天清晨,他背着书包,与上班族人流一同乘坐并倒换两次拥挤的地铁来到中央音乐学院听课,中午就在书店中看书短暂休息。这位早已获得国家一级指挥作曲家称号、在国内外诸多大型演出中都担任过指挥的艺术家和一群年轻人一样坚持着每天上下午两段的学习,每节课还认真思考老师讲课带来的启发。当记者问及他不断学习的动力,他认真地说:“因为我在工作中总会碰到疑惑、不确定,学习会让我找到答案。一个人要进入一个领域,要不断提升自己,才能干事儿。”多年来,无论是音乐学院还是戏曲学院,只要是相关的培训学习,他都会想办法去“当学生”。在他看来,作为指挥不提高,乐队就没有办法提高,学习——实干——再学习,已然成为他这么多年指挥、创作的成功秘诀。亲朋好友都劝他不必劳累,多多享受生活,最了解他的妻子和女儿却深知,对于他这样一个连70岁生日都是在音乐会指挥台上过的人来说,这是他最大的爱好。
在坚持自己学习的同时,刘毓麟还非常愿意把所学教给自己的学生。这些年,几位湘西山里的学生到他家里去学习,不仅免交学费,他的妻子还给学生们做饭、安排住宿。现在,在他教导下的孩子已多达上百人,有人到了音乐学院去读研究生,有人到了俄罗斯圣彼得堡音乐学院去留学……他把学生都看作自己的孩子,前途、做人都要操心引导。在他看来,教学是自己的一种修为,教学相长,教的同时也是一种学习、自己也在进步。他感慨地说:“有人对于我这个年纪还在学习不能理解,在我看来,学习就是延长生命,学习可以拓展生命的长度、宽度、深度。” 
城市民乐团“迎难而上”
早年从上海音乐学院学成回到湖南后,刘毓麟返回湖南组建了省里一支民乐团。相对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民乐团的发展,二三线城市的民乐团近年更多面临经费不多、坚持不易的局面。他有些无奈地说,为了节省经费,很多时候他在台上是礼服裹身的指挥家,走下指挥台就挽起袖子变成搬乐器的“搬运工”,甚至妻子都要加入帮忙。为了专心于乐团事务,他放弃了很多别人看来可以带来可观收入但会牵扯精力的小课教学,转而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放在民乐团的乐队建设、曲目建设上。随着年纪渐长,他为了防止自己忘事儿,做了好几本工作备忘录,每次音乐会还会绘制细致的指挥图。有了微信后,他发现这种新方式不仅可以便捷地在“朋友圈”发表或转发曲目介绍以宣传音乐会,还可以利用语音录制检查团员对于演出曲目分声部的练习情况并做出指导,着实是个提高解决乐团事务及艺术水准的好工具。
刘毓麟在湘阴县的佰嘉丽景酒店设立了三个民族乐器陈列柜,里面依次陈列着由他提供的数十件乐器珍品。其中有北京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奏家燕守平赠送的葫芦丝、中国音乐学院教授张维良赠送的竹笛、北京京昆文化艺术团团长琴师赵羽赠送的京胡、美国神州中乐团团长陈涛赠送的竹笛和萧,还有他的女儿、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系博士刘青赠送的一把古琴。他细心地把每件乐器写上文化背景和历史知识:“单纯陈列乐器,这里就和乐器店没有了区别,我们要做的是让这成为传播民乐的地方。”每隔一段时间,他会定期带着民乐团来到这里,为市民免费演奏民乐作品。他希望民乐团的发展与民乐的普及始终联系在一起。“尽管城市民乐团有困难,但我还是想坚持。”他说道。田汉民乐团2004成立,十三年间倾注了他无数心血。
刘毓麟对民乐的执着付出影响了女儿刘青。她从小跟随父亲在木偶皮影团生活,5岁开始就每天看《火焰山》《哪吒闹海》等剧目,受到大量戏曲、民间音乐的影响,她的创作将现代手法与传统元素结合于一体。女儿是自己最大的“作品”,这令刘毓麟很自豪。但同时,这位70岁的老人也为目前民乐指挥有些“青黄不接”的现象感到忧虑。“民乐团需要综合性强的指挥,而且民乐指挥始终要牢记的是,民乐根在民间。”在他看来,无论是民乐创作还是指挥,技法学习与深入民间,是必不可少的两极。面对民乐弘扬与发展的困境,70岁高龄的刘毓麟仍以身作则、奋斗在最前线。今年2月,年龄的增长和长期的身兼数职亲力亲为,让他最终病倒。然而,休息不到2个月,他又于4月临危受命,接受了新的挑战和任务,为6月举办的湖南省第六届京剧艺术节编配作品。在争分夺秒的时间中,他出色完成了《贵妃醉酒》《娄山关》等剧目音乐的配器工作,自己抄写全部分谱,并亲自带领田汉民乐团登台演出。 本报记者 陈茴茴
 刘毓麟/供图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