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打磨歌剧人生——访周晓琳
  发布时间:2017-04-20 17:43 文章来源: 网络编辑:李茹

  2007年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演了作曲家郭文景创作的歌剧《诗人李白》,走出校门不久的周晓琳以B组女主角身份出演剧中惟一女性角色——“月”。为表现歌剧里一句台词“放下”,当时舞台演出经验尚浅的她在导演林兆华的指导下重复练习了几十遍。

  10年后,经过二十多部中外歌剧的历练,在舞台上渐入佳境的周晓琳真正体会了“放下”对于自己的意义——突破一切有形的藩篱,迎接下一个阶段更为丰富的自己。
  揣摩人物 体验人生
   2006年从中央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毕业之后,周晓琳进入总政歌舞团担任独唱演员,这对于初入社会的她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初入团时老团长告诫她:要从“学生式演唱”迅速转变为“歌唱家式演唱”。尽管这一要求对于初出茅庐的她来说压力不小,但下基层为战士演唱以及无数音乐会、晚会的演练磨砺了她的唱功。与此同时,希望有更多突破的周晓琳把目光投向可以在整部剧中把握人物、更为过瘾的歌剧舞台。
  2009年,出演国家大剧院原创歌剧《山村女教师》女主人公杨彩虹为周晓琳打开歌剧舞台的大门,之后她先后饰演了《艺术家生涯》女主人公咪咪、《卡门》中的女二号米开拉、《霍夫曼的故事》女一号安东尼娅、《蓝胡子公爵的城堡》女一号尤迪特、《骆驼祥子》中的虎妞、《白鹿原》中的田小娥、《大汉苏武》中的索仁娜……二十余部中外歌剧的历练,让周晓琳从一个经验尚浅的独唱演员,成长为积累了丰富经验的青年歌剧演员。每年与国家大剧院的合作,都让周晓琳在这个优秀平台上获得与众多世界级导演、指挥、作曲家、艺术指导及优秀歌唱家合作和学习的机会,她在歌剧表演上的成长可谓非常迅速。
  周晓琳的性格有些内向害羞,这让她在舞台上的探索之路走得有些不易。几年前在台上演出,站在指挥台上的吕嘉都能看到她演唱时紧张得双腿发抖。即便如此,这个执着的姑娘还是“逼迫”自己在一场又一场戏中挑战不同人物,她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让自己更像戏中要演的角色。“有的角色天生就很适合你,就像穿在你身上特别适合的衣服,有的角色就需要你去挑战它。譬如我第一次演《茶花女》,这个角色对我就有很大挑战性。她是女高音的试金石,所有女高音都希望唱这个角色。三幕几乎都在场上,这需要很好的体力。第一幕演绎交际花时的咏叹调有很多华彩部分和高音,第二幕之后开始往中声区走,第三幕有很多部分都是在‘说话’,要演绎女主角病入膏肓、说话有气无力的状态,这时候就要用到呼吸的长短来表达人物。”周晓琳说。今年她在意大利学习时还和一位声乐老师探讨过这个角色,老师告诉她:“你唱得很好,呼吸也很长,但在这个角色上,不需要那么长的呼吸,为了表现人物的虚弱,要把这么长的呼吸‘断掉’,这样才能让别人相信,你真的是这个角色。”如何把技术“减少”,让大家相信你就是这个人物?这并非易事。她一直记得出演《骆驼祥子》时导演说:“你们以为自己是中国人,就能演好中国人,其实不是这样的。”作为“舶来品”的歌剧对于西方歌剧人物的声音表现、衣着、神态、动作都有严格规定,而中国歌剧往往没有可以借鉴的模式。譬如《骆驼祥子》中虎妞怀孕后在厨房一边炖鸡一边揶揄小福子的对话,看似普通生活的场景,反而最不好演,对于没有相似生活经历的青年演员来说,更需要用心去琢磨。
  导演们教我的事儿
   初登歌剧舞台,在歌剧《诗人李白》中周晓琳就得以与“大导”林兆华合作。作为剧中的女性角色“月”,她饰演的月亮代表着诗人纯净的内心精神世界,当时有一句台词是“放下”,说完这句台词之后,诗人会去捞水里的月亮然后沉入水中。一句简单的话,对刚刚大学毕业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却是难关。林兆华让她反复说上三十遍,说到十几遍的时候,他过来听了一下,说:“嗯,现在前五排的观众可以听到了,接着练。”
  国家大剧院歌剧《乡村女教师》让周晓琳开始与导演陈薪伊的合作之旅。“陈导可以说是看着我一路长大的,记得第一轮演出排练的时候,她非常严厉地冲我发火:‘周晓琳,如果你这样演,我要是观众我就要求退票!’这对我刺激挺大的,也激励着我努力进步。”到2013年她第三次出演《乡村女教师》时,陈导给她写过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晓琳现在在台上进步了许多,步履放松了许多,但有些地方还可以更进步。”这张导演给演员写的简单纸条,被周晓琳视为珍宝,一直放在家里钢琴上的笔筒里。不久前,周晓琳搬家,丈夫收拾东西时误以为是没用的东西把纸条扔掉了,得知情况后还和她一起去翻垃圾桶。她感慨地说:“每部歌剧,每位导演或作曲家,都会给我很多启发,一路走来的进步得益于他们的帮助。”“现在我们很多东西都变成电子版了,对戏大家也都是用微信,我却怀念白纸黑字留下来的纪念感。”这也是她现在还很喜欢从国外背总谱回来的缘故,“每本谱子上有很多笔记,一轮一轮的排练演出,都有不同东西填充进来,这是我最大的收获。”
  与不同导演的合作给予了周晓琳对歌剧、对表演不同的领悟。“和大导(林兆华)合作,他对演员的要求就是回归自然状态,即便演员不太会演戏,也不要用一些不自然的方式去掩饰,以免养成不好的表演习惯和状态。陈薪伊则会用一些‘具象’的东西去点拨演员,舒缓紧张,比如我的手不知道怎么放,她会给我一个丝巾攥着,让我的状态更自然。”十年二十多部的歌剧,让周晓琳在台上更有自信。现在她更能体会到大导追求的“写意”:“心里要有这个人物,怎么演怎么唱都有这个人物,如果没有,怎么演也没用。” 
  多角度打磨自己
  今年3月26日,周晓琳随西安人民剧院在天桥剧场上演歌剧《大汉苏武》,饰演苏武的妻子索仁娜,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演出这部原创歌剧,在剧中她倾注了不少感情。导演陈蔚在该剧首演后把自己导过的戏整理成教材,拿到学校去给学生们讲解表演。这让周晓琳有一丝小小的自豪,原创歌剧的魅力就在于演员要在什么都没有的基础上塑造出来一个人物,如果能让以后更年轻的演员演出时有所参考,这部戏就有了传承的可能。
  在歌唱的黄金年龄可以在歌剧中感受不同人生,周晓琳对这个时代给予的机会非常感恩。她也感恩自己与国家大剧院的缘分,从与大剧院合作到成为驻院演员,大剧院不断启用新人的做法以及院长陈平说的“希望在国内有一个地方,歌唱家除了歌唱之外不需要担心任何事情”的话语对像她这样处于上升期的青年歌剧演员是真挚的鼓舞。舞台历练不同角色越多,她觉得表演需要进阶的想法愈发强烈。同时,每演出一部歌剧或演唱一段时间,她都要找时间和机会回到学校里“修复”自己的声音和方法,把“用力过猛”造成的瑕疵修补好。“演唱就像做菜一样,什么调料都不能放多了,而表演需要在歌唱之外,学会用情感或其他东西进行‘补位’,歌剧这个行业其实是一个‘考古’专业,演员要在原谱上进行二度创作。”她说道。
  目前,周晓琳开始筹备一张经典歌剧CD专辑,包括《白毛女》、《洪湖赤卫队》及当代歌剧《茶》、《骆驼祥子》、《白蛇传》等,专辑风格跨度很大,语言及音色表现都有不同,她希望尝试更多的风格,来为下一阶段多做训练,为饰演更多样化、更戏剧性的人物做好准备。 本报记者 陈茴茴
  周晓琳/供图

 


主管主办:北京日报报业集团

国内统一刊号:cn11-0110    编辑部:(010)65267298    邮箱:musicweekly@163.com

广告发行部:(010)65263718    办公室:(010)6536718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芳嘉园8号(南院)